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杭州天主堂教产土地遭政府强拍 当地神职教友不惧威胁奋起维权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68    1 2 下一页 尾页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23 17:50:09 发表
人类是有灵的人类 天主是有什么的天主呢?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21 13:12:50 发表
知善恶树是一颗死亡树。谁吃谁死。
伊甸园中的两棵树:生命树和死亡树(知善恶树)。人类没有选择永生,选择了死亡。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21 12:07:21 发表
要想管理好人,必须同时管理好,人的灵与肉体,双管齐下,不能单一的仅管理灵或仅管理肉体。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20 11:13:45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真假的假,与姓氏中的贾,读音完全相同。假天主和贾天主同音。既然有贾天主,就可能有孙天主,王天主,刘天主,等等......

人们整天jia天主jia天主的讲说,姓贾的是不是占了便宜?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20 11:01:36 发表
真假的假,与姓氏中的贾,读音完全相同。假天主和贾天主同音。既然有贾天主,就可能有孙天主,王天主,刘天主,等等......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15 10:29:08 发表
“愿主与你们同在”?主已转面不顾。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13 23:39:16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2:7 上主天主用地上的灰土形成了人,在他鼻孔内吹了一口生气,人就成了一个有灵的生物。

圣经特意强调说:人就成了一个有灵的生物。怎么不特意强调说:人就成了一个有心的生物?

个人认为,不要特意强调人就成了一个有灵的生物。简写成:人就成了一个生物。就可以了。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13 23:13:45 发表
2:7 上主天主用地上的灰土形成了人,在他鼻孔内吹了一口生气,人就成了一个有灵的生物。

圣经特意强调说:人就成了一个有灵的生物。怎么不特意强调说:人就成了一个有心的生物?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12 20:49:22 发表
厄里叟预言哈匝耳为王
8:7 厄里叟来到大马士革时,阿兰王本哈达得正在患病,有人告诉君王说:「天主的人到这里来了。」
8:8 君王对哈匝耳说:「你随身带些礼物,去拜见天主的人,托他求问上主,我这病还能好吗﹖」
8:9 哈匝耳就带了四十匹骆驼,满载着大马士革出产的上等礼品,前去拜见先知;到了以后,就站在先知面前说:「你的弟子阿兰王本哈达得打发我来问你:我这病还能好吗﹖」
8:10 厄里叟对他说:「你去告诉他:一定会好;但上主指示我:他一定要死。」
8:11 厄里叟定睛凝视哈匝耳,直使哈匝耳感到惭愧。这时天主的人就哭了。
8:12 哈匝耳问说:「我主,你为什么哭﹖」先知回答说:「因为我已知道你将要加于以色列子民的恶行:你要放火焚毁他们的堡垒,用刀杀死他们的青年,摔死他们的儿童,剖开他们的孕妇。」
8:13 哈匝耳说:「你的仆人算什么﹖只不过是一条狗,他如何能作出这样的大事﹖」厄里叟回答说:「上主已指示给我,你要作阿兰王。」
8:14 哈匝耳就离开厄里叟,回去见他的主上;君王问他说:「厄里叟对你说了些什么﹖」他回答说:「他告诉我:你一定会好。」
8:15 到了第二天,哈匝耳拿了被衾浸在水中蒙在君王的脸上,君王就这样死了;哈匝耳就篡位为王。


8:12 哈匝耳问说:「我主,你为什么哭﹖」先知回答说:「因为我已知道你将要加于以色列子民的恶行:你要放火焚毁他们的堡垒,用刀杀死他们的青年,摔死他们的儿童,剖开他们的孕妇。」先知看到的是哈匝耳的命么?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12 18:00:48 发表
天主看到罪人时,首先看看罪人的命,也许天主的怒气就消失了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12 06:46:43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地上教会地下教会真是亲兄弟

表面兄弟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11 23:16:48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说句题外话。恳请关心教堂内部温度的教友购买一只价值一、二十元的水银温度计挂在教堂的角落里。

网购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11 22:56:09 发表
天主掌握造人类的部门,就是掌握了人类的根。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11 22:46:50 发表
地上教会地下教会真是亲兄弟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劉幼民
2018-06-10 21:01:55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方济各教宗集团对中国大陆就是个装聋做哑集团

还能指望梵蒂冈教廷?指望方济各教宗发出正义的声音?传播真理?我呸!

梵蒂冈比你们明白事理,尊重法律,它们不会无理搅三分。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9 20:12:34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方济各教宗集团对中国大陆就是个装聋做哑集团

还能指望梵蒂冈教廷?指望方济各教宗发出正义的声音?传播真理?我呸!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9 19:59:11 发表
方济各教宗集团对中国大陆就是个装聋做哑集团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9 13:07:54 发表
天主给人类制定的法律,应该交给天使执行,形成天主管天使,天使管人类的局面。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8 22:05:25 发表
一场精密的政治攻击 : 被恶意抹黑的台湾地区主教述职
王善卿 2018年06月02日 00:00:00

《梵蒂冈内部通讯》对台湾地区主教团赴教廷面会教宗,进行五年一度例行性述职,下了「太政治」的标题。(图片撷取自义媒《梵蒂冈内部通讯》)
日前,台湾地区主教团赴教廷面会教宗进行五年一度的例行性述职。然因中梵之间仍持续进行的主教任命协议以及来自中国的外交压力,主教团此行不但被媒体赋予过多的政治性想象,「所谓的专家们」对此述职的评论亦未见公允,这些指责,实对这几位主教非常不公平。
国内的喧闹议论虽不用过度理会,但,值此罗马教会内部种种路线斗争正趋白热化之时,义媒《梵蒂冈内部通讯》却拿放大镜来详细评论这件不值得以超过三行来报导的小新闻,就相当值得注意。
天主教世界的媒体跟正常的民主世界没什么两样,总是有各种立场。《梵蒂冈内部通讯》本就常有亲中派神长借其放话以试全球水温兼带风向,立场不言而喻。然而,基于教会福传使命而支持中梵建交是一回事,丑化台湾主教及正副总统则是另一回事。
以「政治」为武器进行的政治攻击
所谓细节都在魔鬼处,该文标题便以太政治 (all political) 将总主教们此行贴上标签,更以洪山川总主教在访梵之后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的谈话来证明此述职乃一精心策画的政治安排。
对于自由亚洲电台,作者「贴心」地为读者说明,「该电台是美国于1950年代创立,目的是宣传反共并巩固美国的东亚政策」。然而,文中虽然也提及洪山川总主教接受南华早报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的访谈重点,但是,却完全「忘记」为他的读者做出与自由亚洲电台同等待遇的说明 : 南华早报当然也非中立媒体,此报已「被阿里巴巴集团收购,是中国向世界投射软实力行动的前哨,该报的使命是改善中国在世界的形象并对抗外媒的反华偏见」。
任何略懂新闻学的人都知道,这样的叙述,对阅读者会造成什么样的印象。作者强调自由亚洲电台是美帝传声筒,但是,对南华早报的背景则只字未提,隐微地将读者不知不觉地导向他设定好的方向。
这段精密而平淡的报导,重伤的自然是台湾主教团的形象。身为天主教世界的记者,不会不知道「太政治」这标签对教阶神长的杀伤力。我们只要回想当年美国主教团是怎样批判于斌枢机 (刚好就是「太政治」,跟政府及老蒋关系太紧密) 甚至抵制他赴美,就知这标签很严重。
然而,难得出现在天主教世界国际版面的台湾主教团,却能被这等大媒体相中还被大特写,记者不报导他们在教廷各相关单位的教务交流 (见教宗只有半天,其他拜会可是好几天),只挑出「政治使节」来穷追猛打,让他们以「政治和尚」的形象出现在西方媒体上,这可就不怎么像一篇单纯的「事件报导」。
那么,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写台湾主教述职这不重要的事 (主教团本来就该每五年「上京」觐见圣座)?「目标市场」是谁?丑化一群在天主教世界内极不重要的主教,其目的是什么?事实上,只要再联系起今年以来该通讯及其他义媒 (如《Corriere della Sera》) 几篇有迹可循的报导,就可以勾勒出一条模糊但是连贯的战线,故而该文意图,也就宛如司马昭之心一样透明了。
这是「一篇详细策画的战略文宣」。只是不知道那只看不见的手是谁的 (请勿头脑简单的直接又推给中国)。
严格说来,「主教变信使」实无可非议,在天主教历史上,主教本就常常担负着在地国政府 (或国王) 与「教廷 (教皇)」之间的桥梁。因为,以教廷的组织结构来说,这种「政体」天生就有事务被小圈圈把持或领导者被蒙蔽的弊端,何况在本国,二战间已经发生过国籍神长非常不满黎培里公使「没把真实情况反映给罗马」的历史误会,最后还被民族主义者煽动成「洋教士看不起我们中国人」的反教会情绪。
现在,主教们既然都人在罗马,难道让教宗从高德隆蒙席之外的第一线本地牧羊人口中了解本国现下的社会氛围跟政治现况,无助于教廷对国际事务的判断?无助于天主教的牧灵跟福传工作?罗马教会是个国际性教会,难道教会的领导中心完全不需要了解各国政治现实以随时调整其福传策略,并预先就各种可能性进行damage control?「民调」是领导者坐在冷气房里用想象去得出来的吗?
「主教」这种身分,本身就是一种「政治性存在」。政、教之间可不是一线两隔、黑白分明,事实上,许多天主教价值都须透过政治力才能有力实践 (如反堕胎或废死刑),教廷可以不承认中华民国代表中国,但是绝无了断台湾教会的道理。
而「主教们跟驻在国使节才是教宗的自己人」,理论上,教阶神长就是教宗在各国的眼耳手脚,台湾地区主教们若不跟教宗做第一手报告,让教宗自己看报纸做决策,那才是失职失责失份。而「主教」身分的政治性,正是中国坚持要掌握主教任命权、自办教会的重要原因。  
以「挺同婚」杀蔡英文于无形
除了主教团之外,这篇文章还用了几句话来抹黑陈副总统,所谓打蛇打七寸,虽然只有几行,但这暗示陈副总统「消费信仰」的含沙射影,必然会激起读过该文的教徒生出负面观感。
事实上,以台湾对天主教的无感,卖「信仰」也卖不了三万票,但是,项庄舞剑,别有居心,他到底了不了解台湾的真实状况,其实毫无意义,因为,这文章本就不是要给本国人看的。除了用「政治」泼粪这几位台湾的天主教徒之外,这篇精密的文宣中,还有一个核弹级威力的诡雷,目标是蔡总统。
这并不是阴谋假设或指控,看看该文末那一段与前文主题很不相干的重要强调 :
去年五月,台湾宪法法院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并在现任总统的完全支持之下 (with the full support of the current president),即将成为亚洲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区。
通篇批评台湾主教来教廷只谈政治,到结尾时,才「突然」想到该介绍一下台湾与其领导人。然而,该作者怎么介绍蔡总统?他不是选「民选女总统」,他挑的是「同婚平权」。这一段话写得很中性,中性到无可挑剔,但是,这段话出现在《纽约时报》跟出现在《梵蒂冈内部通讯》,却会因读者结构与意识形态的缘故,而产生天差地远的效果。蔡英文一旦被贴上「完全挺同婚」的标签出现在天主教世界内,中国不用出手,全世界的萌萌都会跳起来鞭打她。
《梵蒂冈内部通讯》有好几种语言版本,就市场来看,除了宗教、政治产业及媒体同业外,读者主要都是教徒。因此,介绍一个多数人堪称陌生的国家时,若刻意凸显读者反感的特质,造成的「印象」当然就会是负面观感。一个天主教世界的记者不可能不知道这段「特别重要的结尾」在天主教世界内可不只是一颗碰不得的地雷,这是内含橙剂的死神级诡雷。
单看主张「伸手给LGBT」的马丁神父所受到的疯狂打压,这文结尾淡淡的「蔡英文完全支持同婚」「台湾的宪法法庭支持同婚平权 (the full legalization of same-sex marriages)」可说是非常狠毒的倒打一耙。这可不能单以「作者对台湾不了解」来解读,毕竟台湾地区主教团的秘书长陈科神父也随团去了教廷,只字不提陈科神父在台湾的这场同婚战役上是多么努力拼命,也不提蔡英文自己摇摆不定,最后在同婚议题上落得两面不是人,这句轻巧的「附带一提」刚好让不知道「台湾在那里?是怎样的国家?」的教会保守派或传统派对蔡英文只有一个印象 :「邪恶」的同路人。
不知算不算巧合,不久之前,天主教会里对方济各改革很有意见的一批神长及学者在意大利开了个研讨会,陈日君枢机也视讯发表了他对中国教会问题解决办法的见解。以议题来看,该会议及这批人的支持者以保守派及传统派为主,借着陈枢机的曝光,我国的确有机会拉到一些各国教会内有份量的传统派、保守派的同情票,或说台湾也许能成为教会保守派对抗教宗的筹码牌。
然而,一旦台湾在天主教世界的形象被刻画为「台湾是亚洲第一个彩虹国」、「蔡英文是挺同婚总统」,无疑地,能得到的传统派支持就也相当有限。
亲中派无法把习近平洗白,但是,可以把蔡英文抹黑。然后端出两个烂苹果,意图控制教会及信仰自由的中国比较可恶,还是彩虹满天飞的台湾比较邪恶?
这篇文章如果还不是「一场凶狠精密的政治行动」,那什么才叫做「杀人不见血」?
你愿意用「废除死刑」换邦交吗
一篇普通的新闻能产生多大的杀伤力,在这种网络时代,的确难以评估。这篇过于直接粗糙急迫的评论手法以及解读此述职的思考脉络,不免让人怀疑,是否中梵谈判的僵局仍旧难解而让某些人着了急。
但是这仍是一个值得外馆及国安单位密切观察追踪的事件,除了对这类「蓄意误导性新闻」须更提高警觉外,亦当注意这是否为有系统发动的形象战争之前哨战?即便只是记者个人的偏见,也当注意此类政治性评论的发酵与后续。不少研究指出,二战期间,老蒋在美国媒体的公众形象之败坏度与白宫支持度的下降实有相关性。殷鉴不远,不应轻心。
天主教会与中国关系正常化一事,牵动到的利益层面跟权力角力其实并不只是中梵台三方而已。教廷本身就一个联合国,有兴趣进中国的众外国基督教差会也很多,说来,在罗马活动的国际掮客数量可能跟1940年代活跃于伊斯坦堡的间谍一样多。
这些人当中,有来自各国的利益社群,也包含各种议题的游说团体,在这场尔虞我诈的基督宗教版八国联军的国际角力当中,台湾也许不知不觉地已成为某些跨国性利益团体的挡路石头而不自知,也可能成为某些大国角力中的筹码而尚有身价,这些都需要国安团队搭配其他情资来进行专业分析,完全不是我国外馆有能力应付的。
再者,虽然这是一篇对台湾教会相当不友善的文章,但是,台湾被视为「世界同婚派俱乐部」的一份子,对比现实,还是显得讽刺。然而,这事还是点出一个本国人必须认真想想的问题。跟教廷维持邦交关系,当然无须金援,而是「价值」,然而,除与教廷共享所谓的普世价值之外,台湾是否愿意更进一步与教廷共享其宗教价值 (例如支持废死、反对堕胎、反对安乐死等等) ?如果本国人对天主教价值并没有太大兴趣,则台湾实在也不必太在意与教廷的邦交关系。
※作者为美国天主教历史学会会员/ 纽约圣若望大学历史系博士/研究领域 :奥体 (Corpus Mysticum) 神学政体、法国王权史、圣座外交、美国天主教移民史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7 11:19:09 发表
宗教在中国没有自由。
 
回复  支持[4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7 11:17:37 发表
杭州教会应宣布退出自办爱国会教。
 
回复  支持[5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3 20:30:58 发表
说句题外话。恳请关心教堂内部温度的教友购买一只价值一、二十元的水银温度计挂在教堂的角落里。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3 13:42:56 发表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有一种贼喊捉贼的滑稽:教产哪来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

教产买来的。讲政治不能卑鄙无耻。讲信仰要有良心良知。

你似乎是当事人?那就很好说了,只要不是非法所得,就应该出示土地使用证。有了它不用大喊大叫,也能走遍天下。否则,叫唤的越是厉害,也就越是心虚。中国有一个故事说的是黔驴技穷,与贼喊捉贼的滑稽异曲同工。

真的是强盗逻辑,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你除了用无耻来证明你的政治还有什么手段?迫害教会的年代烧尽教会的一切,现在反而让被侵权的教会出俱证明。证明我就是我,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强盗常常强调,它的四周都是迫害它的势力,所以它必须与他们为敌。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问问保罗二世什么向中国人民道歉?他承认:“在近代历史的某些阶段曾出现过一种依仗欧洲列强势力的保教权,损害了教会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象。”这不是答案吗?天主教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什么样的政治原因呢?掠夺中国的年代教会充当过强盗的同伙,抢到的东西当然没有合法证明。把没有合法证明的东西说成是自己的东西,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对杭州天主教堂的历史一无所知,人云亦云。为了什么?钱?权?子孙?就不要多说了。在哪里都插一脚像个砖家。挺大个人,睁眼说瞎话

给你提供一个教产案例:宁夏天主教在上海的教产,因为解放前的房产手续齐备,政府落实宗教政策,将其归还宁夏教会,至今财源滚滚收益颇丰。跨省教产,只要手续齐备都能够落实,何况于其他?只要不是非法所得,不是已经落实过政策,政府不会强行拍卖。其中必有缘故,为什么杭州天主教不说话,自由亚洲电台却在越俎代庖假装公义,为了什么?钱?权?子孙?就不要多说了。在哪里都插一脚像个蚁人。挺大个的嘴巴,说瞎话没有牙。

杭州天主教不说话,别人说不得了?这是流氓的口气

杭州教会的主教、神父死了吗?自由亚洲电台为什么绕过他们,只采访了一两个无名无姓的所谓“信徒”代替教会说话?然后一些阿猫阿狗就吠了起来。真是一犬吠影,百犬吠声。贼喊捉贼的滑稽在这里找到了市场。还是说个落实政策的案例:某地有一个海宝塔的寺院在文革时做了博物馆。文革后落实政策,庙里的主持做主与博物馆做了一笔交易,可是信徒不明就里。后来信徒围了博物馆闹起事。也是警方将寺院大门封死,并派人24小时看守,防止信徒攻入。最后,博物馆出示了所有的法律文件,信徒无话可说,带头大哥被罚款,其他人做鸟兽散。杭州天主教的主教神父不说话,那些阿猫阿狗吠了起来,却拿不出任何证据,结果又将如何呢?事情闹大了,自由亚洲电台和阿猫阿狗会不会替带头大哥交罚款呢?

政府为什么不废除主持和博物馆的卑劣私契呢?你看历代的不平等条约都被废除了。还老百姓一片清明。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劉幼民
2018-06-03 12:38:08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有一种贼喊捉贼的滑稽:教产哪来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

教产买来的。讲政治不能卑鄙无耻。讲信仰要有良心良知。

你似乎是当事人?那就很好说了,只要不是非法所得,就应该出示土地使用证。有了它不用大喊大叫,也能走遍天下。否则,叫唤的越是厉害,也就越是心虚。中国有一个故事说的是黔驴技穷,与贼喊捉贼的滑稽异曲同工。

真的是强盗逻辑,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你除了用无耻来证明你的政治还有什么手段?迫害教会的年代烧尽教会的一切,现在反而让被侵权的教会出俱证明。证明我就是我,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强盗常常强调,它的四周都是迫害它的势力,所以它必须与他们为敌。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问问保罗二世什么向中国人民道歉?他承认:“在近代历史的某些阶段曾出现过一种依仗欧洲列强势力的保教权,损害了教会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象。”这不是答案吗?天主教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什么样的政治原因呢?掠夺中国的年代教会充当过强盗的同伙,抢到的东西当然没有合法证明。把没有合法证明的东西说成是自己的东西,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对杭州天主教堂的历史一无所知,人云亦云。为了什么?钱?权?子孙?就不要多说了。在哪里都插一脚像个砖家。挺大个人,睁眼说瞎话

给你提供一个教产案例:宁夏天主教在上海的教产,因为解放前的房产手续齐备,政府落实宗教政策,将其归还宁夏教会,至今财源滚滚收益颇丰。跨省教产,只要手续齐备都能够落实,何况于其他?只要不是非法所得,不是已经落实过政策,政府不会强行拍卖。其中必有缘故,为什么杭州天主教不说话,自由亚洲电台却在越俎代庖假装公义,为了什么?钱?权?子孙?就不要多说了。在哪里都插一脚像个蚁人。挺大个的嘴巴,说瞎话没有牙。

杭州天主教不说话,别人说不得了?这是流氓的口气

杭州教会的主教、神父死了吗?自由亚洲电台为什么绕过他们,只采访了一两个无名无姓的所谓“信徒”代替教会说话?然后一些阿猫阿狗就吠了起来。真是一犬吠影,百犬吠声。贼喊捉贼的滑稽在这里找到了市场。还是说个落实政策的案例:某地有一个海宝塔的寺院在文革时做了博物馆。文革后落实政策,庙里的主持做主与博物馆做了一笔交易,可是信徒不明就里。后来信徒围了博物馆闹起事。也是警方将寺院大门封死,并派人24小时看守,防止信徒攻入。最后,博物馆出示了所有的法律文件,信徒无话可说,带头大哥被罚款,其他人做鸟兽散。杭州天主教的主教神父不说话,那些阿猫阿狗吠了起来,却拿不出任何证据,结果又将如何呢?事情闹大了,自由亚洲电台和阿猫阿狗会不会替带头大哥交罚款呢?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3 12:30:57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赞成老刘一句话:杭州天主教不说话。

杭州天主教没说话吗?
“据说,五月廿七日主日,即拍卖前一天,数十名保安、公安、国安和特警等在涉事土地上与教友发生冲突。
消息人士说:「有教友用手机拍摄现场情况,遭政府人员要求删除;其他教友上前阻止时,双方发生碰撞,有教友晕倒,被送院治疗,还好没大碍,第二天便出院了」。
当时还有数百名教友在场请愿及祈祷,大家一起颂念玫瑰经、慈悲串经等。教区又呼吁信众为能妥善解决此事而祈祷。”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3 10:55:09 发表
赞成老刘一句话:杭州天主教不说话。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3 10:52:15 发表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有一种贼喊捉贼的滑稽:教产哪来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

教产买来的。讲政治不能卑鄙无耻。讲信仰要有良心良知。

你似乎是当事人?那就很好说了,只要不是非法所得,就应该出示土地使用证。有了它不用大喊大叫,也能走遍天下。否则,叫唤的越是厉害,也就越是心虚。中国有一个故事说的是黔驴技穷,与贼喊捉贼的滑稽异曲同工。

真的是强盗逻辑,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你除了用无耻来证明你的政治还有什么手段?迫害教会的年代烧尽教会的一切,现在反而让被侵权的教会出俱证明。证明我就是我,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强盗常常强调,它的四周都是迫害它的势力,所以它必须与他们为敌。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问问保罗二世什么向中国人民道歉?他承认:“在近代历史的某些阶段曾出现过一种依仗欧洲列强势力的保教权,损害了教会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象。”这不是答案吗?天主教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什么样的政治原因呢?掠夺中国的年代教会充当过强盗的同伙,抢到的东西当然没有合法证明。把没有合法证明的东西说成是自己的东西,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对杭州天主教堂的历史一无所知,人云亦云。为了什么?钱?权?子孙?就不要多说了。在哪里都插一脚像个砖家。挺大个人,睁眼说瞎话

给你提供一个教产案例:宁夏天主教在上海的教产,因为解放前的房产手续齐备,政府落实宗教政策,将其归还宁夏教会,至今财源滚滚收益颇丰。跨省教产,只要手续齐备都能够落实,何况于其他?只要不是非法所得,不是已经落实过政策,政府不会强行拍卖。其中必有缘故,为什么杭州天主教不说话,自由亚洲电台却在越俎代庖假装公义,为了什么?钱?权?子孙?就不要多说了。在哪里都插一脚像个蚁人。挺大个的嘴巴,说瞎话没有牙。

杭州天主教不说话,别人说不得了?这是流氓的口气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3 10:51:00 发表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有一种贼喊捉贼的滑稽:教产哪来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

教产买来的。讲政治不能卑鄙无耻。讲信仰要有良心良知。

你似乎是当事人?那就很好说了,只要不是非法所得,就应该出示土地使用证。有了它不用大喊大叫,也能走遍天下。否则,叫唤的越是厉害,也就越是心虚。中国有一个故事说的是黔驴技穷,与贼喊捉贼的滑稽异曲同工。

真的是强盗逻辑,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你除了用无耻来证明你的政治还有什么手段?迫害教会的年代烧尽教会的一切,现在反而让被侵权的教会出俱证明。证明我就是我,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强盗常常强调,它的四周都是迫害它的势力,所以它必须与他们为敌。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问问保罗二世什么向中国人民道歉?他承认:“在近代历史的某些阶段曾出现过一种依仗欧洲列强势力的保教权,损害了教会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象。”这不是答案吗?天主教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什么样的政治原因呢?掠夺中国的年代教会充当过强盗的同伙,抢到的东西当然没有合法证明。把没有合法证明的东西说成是自己的东西,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对杭州天主教堂的历史一无所知,人云亦云。为了什么?钱?权?子孙?就不要多说了。在哪里都插一脚像个砖家。挺大个人,睁眼说瞎话

给你提供一个教产案例:宁夏天主教在上海的教产,因为解放前的房产手续齐备,政府落实宗教政策,将其归还宁夏教会,至今财源滚滚收益颇丰。跨省教产,只要手续齐备都能够落实,何况于其他?只要不是非法所得,不是已经落实过政策,政府不会强行拍卖。其中必有缘故,为什么杭州天主教不说话,自由亚洲电台却在越俎代庖假装公义,为了什么?钱?权?子孙?就不要多说了。在哪里都插一脚像个蚁人。挺大个的嘴巴,说瞎话没有牙。

杭州的教友抗议强拍所为何来?凭你大嘴一张,必有缘故就可以有交代?如你知道缘故,请道来。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劉幼民
2018-06-03 10:16:45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有一种贼喊捉贼的滑稽:教产哪来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

教产买来的。讲政治不能卑鄙无耻。讲信仰要有良心良知。

你似乎是当事人?那就很好说了,只要不是非法所得,就应该出示土地使用证。有了它不用大喊大叫,也能走遍天下。否则,叫唤的越是厉害,也就越是心虚。中国有一个故事说的是黔驴技穷,与贼喊捉贼的滑稽异曲同工。

真的是强盗逻辑,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你除了用无耻来证明你的政治还有什么手段?迫害教会的年代烧尽教会的一切,现在反而让被侵权的教会出俱证明。证明我就是我,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强盗常常强调,它的四周都是迫害它的势力,所以它必须与他们为敌。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问问保罗二世什么向中国人民道歉?他承认:“在近代历史的某些阶段曾出现过一种依仗欧洲列强势力的保教权,损害了教会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象。”这不是答案吗?天主教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什么样的政治原因呢?掠夺中国的年代教会充当过强盗的同伙,抢到的东西当然没有合法证明。把没有合法证明的东西说成是自己的东西,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对杭州天主教堂的历史一无所知,人云亦云。为了什么?钱?权?子孙?就不要多说了。在哪里都插一脚像个砖家。挺大个人,睁眼说瞎话

给你提供一个教产案例:宁夏天主教在上海的教产,因为解放前的房产手续齐备,政府落实宗教政策,将其归还宁夏教会,至今财源滚滚收益颇丰。跨省教产,只要手续齐备都能够落实,何况于其他?只要不是非法所得,不是已经落实过政策,政府不会强行拍卖。其中必有缘故,为什么杭州天主教不说话,自由亚洲电台却在越俎代庖假装公义,为了什么?钱?权?子孙?就不要多说了。在哪里都插一脚像个蚁人。挺大个的嘴巴,说瞎话没有牙。
 
回复  支持[2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2 23:10:29 发表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有一种贼喊捉贼的滑稽:教产哪来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

教产买来的。讲政治不能卑鄙无耻。讲信仰要有良心良知。

你似乎是当事人?那就很好说了,只要不是非法所得,就应该出示土地使用证。有了它不用大喊大叫,也能走遍天下。否则,叫唤的越是厉害,也就越是心虚。中国有一个故事说的是黔驴技穷,与贼喊捉贼的滑稽异曲同工。

真的是强盗逻辑,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你除了用无耻来证明你的政治还有什么手段?迫害教会的年代烧尽教会的一切,现在反而让被侵权的教会出俱证明。证明我就是我,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强盗常常强调,它的四周都是迫害它的势力,所以它必须与他们为敌。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问问保罗二世什么向中国人民道歉?他承认:“在近代历史的某些阶段曾出现过一种依仗欧洲列强势力的保教权,损害了教会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象。”这不是答案吗?天主教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什么样的政治原因呢?掠夺中国的年代教会充当过强盗的同伙,抢到的东西当然没有合法证明。把没有合法证明的东西说成是自己的东西,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对杭州天主教堂的历史一无所知,人云亦云。为了什么?钱?权?子孙?就不要多说了。在哪里都插一脚像个砖家。挺大个人,睁眼说瞎话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2 22:37:52 发表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有一种贼喊捉贼的滑稽:教产哪来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

教产买来的。讲政治不能卑鄙无耻。讲信仰要有良心良知。

你似乎是当事人?那就很好说了,只要不是非法所得,就应该出示土地使用证。有了它不用大喊大叫,也能走遍天下。否则,叫唤的越是厉害,也就越是心虚。中国有一个故事说的是黔驴技穷,与贼喊捉贼的滑稽异曲同工。

真的是强盗逻辑,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你除了用无耻来证明你的政治还有什么手段?迫害教会的年代烧尽教会的一切,现在反而让被侵权的教会出俱证明。证明我就是我,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强盗常常强调,它的四周都是迫害它的势力,所以它必须与他们为敌。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问问保罗二世什么向中国人民道歉?他承认:“在近代历史的某些阶段曾出现过一种依仗欧洲列强势力的保教权,损害了教会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象。”这不是答案吗?天主教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什么样的政治原因呢?掠夺中国的年代教会充当过强盗的同伙,抢到的东西当然没有合法证明。把没有合法证明的东西说成是自己的东西,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大清的皇帝都认可的教堂,到了你们强盗的权力中就成了抢来的?沦落到不如一个皇帝,也真的是强盗加流氓。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劉幼民
2018-06-02 22:04:49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有一种贼喊捉贼的滑稽:教产哪来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

教产买来的。讲政治不能卑鄙无耻。讲信仰要有良心良知。

你似乎是当事人?那就很好说了,只要不是非法所得,就应该出示土地使用证。有了它不用大喊大叫,也能走遍天下。否则,叫唤的越是厉害,也就越是心虚。中国有一个故事说的是黔驴技穷,与贼喊捉贼的滑稽异曲同工。

真的是强盗逻辑,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你除了用无耻来证明你的政治还有什么手段?迫害教会的年代烧尽教会的一切,现在反而让被侵权的教会出俱证明。证明我就是我,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强盗常常强调,它的四周都是迫害它的势力,所以它必须与他们为敌。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问问保罗二世什么向中国人民道歉?他承认:“在近代历史的某些阶段曾出现过一种依仗欧洲列强势力的保教权,损害了教会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象。”这不是答案吗?天主教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什么样的政治原因呢?掠夺中国的年代教会充当过强盗的同伙,抢到的东西当然没有合法证明。把没有合法证明的东西说成是自己的东西,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2 20:59:03 发表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有一种贼喊捉贼的滑稽:教产哪来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

教产买来的。讲政治不能卑鄙无耻。讲信仰要有良心良知。

你似乎是当事人?那就很好说了,只要不是非法所得,就应该出示土地使用证。有了它不用大喊大叫,也能走遍天下。否则,叫唤的越是厉害,也就越是心虚。中国有一个故事说的是黔驴技穷,与贼喊捉贼的滑稽异曲同工。

真的是强盗逻辑,几百年前的教产是抢来的?你除了用无耻来证明你的政治还有什么手段?迫害教会的年代烧尽教会的一切,现在反而让被侵权的教会出俱证明。证明我就是我,真的是一惯的无耻。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劉幼民
2018-06-02 19:38:31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有一种贼喊捉贼的滑稽:教产哪来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

教产买来的。讲政治不能卑鄙无耻。讲信仰要有良心良知。

你似乎是当事人?那就很好说了,只要不是非法所得,就应该出示土地使用证。有了它不用大喊大叫,也能走遍天下。否则,叫唤的越是厉害,也就越是心虚。中国有一个故事说的是黔驴技穷,与贼喊捉贼的滑稽异曲同工。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2 19:03:27 发表
网友 劉幼民 的原文:

有一种贼喊捉贼的滑稽:教产哪来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

教产买来的。讲政治不能卑鄙无耻。讲信仰要有良心良知。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劉幼民
2018-06-02 14:12:55 发表
有一种贼喊捉贼的滑稽:教产哪来的?传教士裨治文承认,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其说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宁说是由于政治的原因。”
 
回复  支持[1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1 15:50:16 发表
以色列犯十诫犯法律是因为命。十诫、法律是天主给的,命是另一位给的。天主给以色列十诫、法律以前人始终按命生活。希望天主能掌管各种命,把十诫、法律加在命里。祝愿天主吉祥如意。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1 15:00:02 发表
在只有权和钱的世界,任何不服一概用宇宙真力打倒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1 13:45:57 发表
网友 义峰 的原文:

本站网友 本分人       
2018-05-30 22:52:41 发表 [19 楼]
按义峰兄的逻辑思维去推理,咱们不该与日本争钓鱼岛了?因为我们强调之所以我们认为该岛是中国的,是因为我们手里有清朝时期的历史证据,所以我们理直气壮地宣称对钓鱼岛的主权。按照你这种强盗逻辑,钓鱼岛是日本的了?你就成了卖国贼了,老兄。让我告诉你,钓鱼岛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况且你怎么知道杭州教会没有政府发给的对那片要拍卖的本属于教会的土地使用权证明?如果当地教会没有证据证明自己对该片地的使用权会无理取闹吗?各地的教会只会努争取自身的合法权益,不会无理取闹的。杭州教会有1993年从当地土地管理局发的对该片地的使用权。你懂吗?你的言语实在有些⋯那片土地从明朝时就是教会的了,清朝政府那么坏都没有強行占用。民国政府更不敢了。可是,当下,教会却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了。况且教会取回原本属于自己的财产,这是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有明确政策的。教会按政策办事而当地政府却违法办事,在利益面前你可能也胡来。
-------------
把领土争端同国内土地制度相提并论,这脑洞也够大的。领土这种事,向来是达则自古以来、穷则搁置争议,国内的土地制度却是基本政治经济制度,是两回事。
虽然不了解具体情况,但就算如你所说,那块地明朝就是教堂的,又怎么样?兄台,明朝早亡了,清朝也亡了,民国也亡了,老黄历翻不得了。现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时代,再你从前是你家的地,现在我国土地制度就是城市国有、农村集体所有。再想“当年这是我的地”没用了。
如果想改变现在的国家土地制度,也不是没办法。你去选全国人大代表,当选后联合其他代表提出法案,立法改变我国土地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制度。这也未尝不是条路啊。
还有,你说:“杭州教会有1993年从当地土地管理局发的对该片地的使用权”,那赶紧拿出来啊。如果有土地使用权证,哪怕是划拨的使用权,也得给补偿,而且补偿不是政府说了算,得评估机构按照相关导则评出来。如果评出来,政府不给,那去告,稳赢。

你是夏虫语冰,今人判古案。
解放后国家实行耕者有其田,分田到户,分房到户(包到用地)国家已承认公民分到房屋田地的所有权,可也没有给公民土地证和房产证。后来国家实行共产社会主义,把土地收为国有和集体所有制,至今还没有把房屋和用地收为国家集体所有,也没有给公民房产证,也没有要求公民去办改朝换代时分到的房产和用地证,这就说明不用办证了。现国家强收他人房产用地时,你讲要人家拿证,人家到拿里去拿啊!这犹如老一代国家还没办结婚证一样,你现在要他拿结婚证,哪里去拿啊!你可以讲他是非法同居吗?不受婚姻法保护吗?
你若是人就要是否是非则非,你不讲人话讲鬼话:

还有,你说:“杭州教会有1993年从当地土地管理局发的对该片地的使用权”,那赶紧拿出来啊。

亚州自由电台这篇哪里有这一句,这说明你不是人是鬼讲鬼话。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8-06-01 11:12:17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人命、灵命、各种命,由天主统一管理是件非常美好吉祥的事情。

人的命,天主定
 
回复  支持[0反对[0]

 68    1 2 下一页 尾页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