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它文章

让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七孔生烟的澳洲修女

时间:2018-05-07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

别人形容这名澳洲修女年老、脆弱、瘦削和虚弱,但她却让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这名措辞向来强硬的领导人,在公众场合上发火。

「你是谁?你无权批评我们……只因为你是一名修女?」冒火的杜特尔特说。这名总统甚至承认,曾亲自下令调查巴德利西亚.福克斯(Patricia Fox)参与的所有活动。

这名七十一岁的澳洲修女究竟是谁?她被拘留的新闻占了马尼拉的所有头条。

朋友称呼她为「巴德修女」,来自熙雍圣母女修会。该修会自一九九零年起便在菲律宾服务。

而这传教修会于一八四三年在法国,由玛利亚.刁多禄.拉蒂斯博纳(Marie Theodor Ratisbonne)和他弟弟玛利亚-亚丰索.拉蒂斯博纳(Marie-Alphonse Ratisbonne)一起创立。一八九零年,修会在澳洲设立会址,他们其中一项使命是「改善天主教与犹太教的关系,并见证天主对犹太人忠诚的爱」。

巴德修女实际上与熙雍女修会一同成长。她的基础和高中教育都在修会于墨尔本开办的学校里完成。她原本想当教师,但因家境贫困,结果选择在一间银行工作了三年,以供她的兄弟姊妹完成高中。

巴德修女在接受了两年的教师培训后,于一九六九年进了修会。十年后她宣发永愿,成为修会的传教士。

她接触墨尔本市内的贫民区,发现「当地人没经济能力聘请侓师」,因而触发她在一九八零年修读法律。一九八四年通过律师执业考试后,修女代表澳洲获邀到菲律宾,作为「团结体验」,以了解菲律宾的经济状况。

她对天亚社说:「我爱上了菲律宾人,他们即使面对危机,仍显示出抗逆力和幽默感,我深深受到鼓舞。」她表示其修会需要「通过穷人的眼睛来看世界」,而她们察看到亚洲地区普遍的贫穷问题。

巴德修女的修会在澳洲的会省,其后获授权在亚洲建立分会。修女说:「我们考虑过不同的国家,但我对菲律宾有点偏爱。」

一九九零年,乌娜.奥谢伊(Oonagh O’Shea)修女与巴德修女来到这国家开展工作。而已故神学家兼因凡塔教区的儒利奥.拉瓦延(Julio Labaye)主教接纳这两名修女。

修女到达后一年开始传教工作。而在参与社区工作前,她们需要在达沃市修读语言课程。能说一口流利他加禄语的巴德修女说:「沟通是每次交谈中最重要的工具,尤其是在文化方面。」

这名修女跟着在马尼拉南部的奥罗拉省住了五年,与因凡塔州的正义及和平部长一起工作。她说:「他们知道我是一名律师,故邀请我做了大量有关采矿及各种土地问题的研究。」

巴德修女研究的成果,被用来教育农民认清自身的土地权益,及破坏性开采对农业及环境所造成的影响。修女后来成为「菲律宾乡村传教工作」的协调员,亦因此面对更多有关土地改革的斗争。

熙雍女修会总会长玛利.伯迪克(Mary Badic)修女表示,巴德修女参与人权事件,「是其对传教圣召作出的回应。」

伯迪克修女在发给天亚社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巴德修女作为传教士,正好解释为何在穷人当中能看到她。

而菲律宾移民当局却以一张修女探望一名被拘留的农民的照片,以证明她参与政治活动。

从这名修会总会长的声明中看出,「为遵从教会要向穷人宣讲福音的使命,修女献出自己的生命成为修道人,以服务穷人及社会边缘人士。」

尽管巴德修女年纪大了,亦逐渐强迫自己要放慢步伐,但她从未想过从工作中退下来。她因仍是修会在菲律宾省的会长,故需要留在办公室工作。巴德修女说:「仍有一口气,可以呼吸,作为教会工作者,我也不会言休。」

二零一五年,修女加入「农业工人联盟」担任神师,到访偏远地区聆听农民的故事。她还管理修会的「有机耕作项目」,给农民提供技术支援。

最近她往棉兰老岛探望农民时,被指控参与政治活动,这让修女感到「有趣也有点恼人」。她说:「我去那里不是要调查甚么,只是探望被囚人士。你们认为灵修顾问是做甚么工作的呢?」

巴德修女向天亚社说:「我作为修会传教士,政府好应该去了解一下我的工作性质。我是不管别人有甚么信仰、或政治信念,或属于那一组织,都会跟他们交谈。」

她抱怨说,被羁留在移民局的事件引起太多的关注。「我爱静静地工作,不习惯在镁光灯下,亦不想引起太多的注意,我认为我不该受这样的对待。」

但她说「并不累」,并补充说,支持她的人,包括农民、神父和修女,促使她继续前进。

问到她是否感到害怕,她回答说「只害怕被递解出境或拒绝入境」,要回澳洲,因为「如果我要死,也要死在菲律宾」。她说:「当我的心留在这里时,又怎能在澳洲死去及下葬呢。」

【完】天亚社英文新闻:

The Australian nun who makes Duterte’s blood boil

上一篇:若瑟神父访谈-如何陪伴同志教友及同志人群下一篇:恰当地解读基督宗教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教区向堂区神父发守则 每年可带领两次朝圣团
教区向堂区神父发守则
宗教局出台辣招打击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
宗教局出台辣招打击境
台湾七位主教赴梵蒂冈向教宗述职并邀其访台
台湾七位主教赴梵蒂冈
教宗指出“不能同魔鬼对话,魔鬼是能够制造灾难的狂怒的狗”
教宗指出“不能同魔鬼
俞兴植主教呼吁「敞开心扉」,以促进朝鲜半岛的和平与修好
俞兴植主教呼吁「敞开
教廷国务卿谈梵中谈判的进展状况
教廷国务卿谈梵中谈判
廉洙政枢机:我们基督徒是朝鲜半岛和平的工具
廉洙政枢机:我们基督徒
欧阳辉神父赴罗马 参与慈悲传教士聚会
欧阳辉神父赴罗马 参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